明星情感

这些大师上课个个奇葩朵朵

2019-11-10 02:3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国现在的课堂,可谓越来越极端,初高中自没必要说,现在连小学和大学都有这个偏向,即,遇到有上级检查或参加评优课,就极尽“包装”之能事,“演、唱、跳”齐上,“声、光、电”并用,那场面与气氛足以令湖南台的综艺节目汗颜!而等回到了平常课堂,又堕入了另一种极端的呆板,教师就是考纲的“复读机”,学生就是考点的“接收器”,教师眼睛盯着“升学率”,学生心里想着“分数线”,教师循规蹈矩地讲和写,学生们墨守成规地听和记,全部课堂一派心领神会的死气沉沉和急功近利的中规中矩!

钟摆是准确的,也是单调的:生产线是高效的,也是冰冷的!我们的课堂,本可以更有个性色采的!

这些大师上课个个奇葩朵朵

曾读到过那些大师们上课的轶事,每次都忍俊不禁,课上得好不好另说,那个性十足的“范儿”真让人觉得新奇!

章太炎先生名望太大,学问更大,架子比前二者都大!他来上课,需有马幼渔、钱玄同、刘半农等5六个大师级的弟子陪同,可谓气势夺人!章先生国语不好,刘半农得替他翻译,钱玄同得为他写板书,马幼渔得给他倒茶水。老头常常开口就说:“你们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固然也是我的荣幸。”估计也只有他敢如此“狂悖”!章先生讲课时爱随便发挥,常常让人跟不上他的思惟;他有时也自己写板书,但常常一手拿粉笔一手拿烟卷,有时候误拿着纸烟卷在黑板上写,惹得学生哄堂大笑。

有时,想像章先生上课的阵势,脑海里常常浮现出“古惑仔们”的街头出场!

这些大师上课个个奇葩朵朵

而沈从文就不同了,他初登“中国公学”的课堂时虽已小有名气,但仍只有小学学历,不免有些心里没底。他走上讲台时,向下一望,只见黑压压一片人头,心里蓦然大惊,头脑里事前想好的话题一下都吓飞了。1分钟、两分钟、5分钟……10几分钟过去了,师生就这样呆呆地“相”着……最后好容易开口了,“赶羊”般急促地讲,10多分钟便匆匆讲完了本该一小时讲述的内容。接下来干啥呀?又“相”住了……沈从文无助地望着同学们,拿起粉笔在黑板写了这样一行字:“我第一次上课,见你们人多,怕了。”同学们都善意地笑了……

老师也是人,不怕有缺点,但一定表现出真诚,而不是矫情!

这些大师上课个个奇葩朵朵

再看看黄侃上课,常常身穿蓝缎子团花长袍,黑缎子马褂,头戴一顶黑绒瓜皮帽,腰间露出一条白绸带。每次将课讲到紧要精彩处,他就会“紧急刹车”,神秘地对学生说:“这里有个秘密,仅仅靠北京大学这几百块钱的薪水,我还不能讲,你们要我讲,得另外请我吃饭才行。”老人真的很幽默……

据说现在有个现象,个别老师上课不把知识讲透,专等课后补习,我在怀疑是不是从他而起的呢!

民国奇人辜鸿铭在辛亥革命后拒剪辫子,拖着一根焦黄的小辫给学生上课,1上台就引来笑声一片。但他面不改色,等大家笑得差不多了,才悠悠地说:“我头上的小辫子,只要1剪刀就能解决问题,可要割掉你们心里的小辫子,那就难了。”顿时全场肃然……再听他讲课,如行云流水,似天马行空,使人叹服!

果然是奇人,句句箴言!或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留着一条令自己非常仇恨,却一生都没法剪断的“辫子”!

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给学生上课时,突然问学生:“5加5是多少?”学生以为校长所问必有奥妙,都不敢作答。好一会儿,才有学生率直地说:“5加5等于10。”蔡笑着说:“对!对!”并鼓励说:“青年们切不要崇拜偶像!”

所谓偶像,与我们之间,也许之隔一个蔡元培!

梁实秋上课,黑板上从不写一字,理由是:“我不愿吃粉笔灰。”他的学问功底深厚,讲课也极富感染力!据学生回想,有一次他在课堂上讲授英格兰诗人的一首诗,讲到半道,就有一个女生为诗情所动,泪下如雨。等梁教授继续再讲,这个女生竟伏案放声大哭……

可见,板书能写出考点,却写不出情感!

林语堂最痛恨上课点名,学生来与不来,悉听尊便。他曾在一次课堂中发花生给学生吃,然后说道:“以后我上课不点名,愿诸君吃了长生果,更有长性子,不要逃学,则幸甚幸甚。”他虽不点名,但学生从不缺课,甚至别班的学生也慕名而至来旁听。

与老师的魅力相比,点名册显得何等多余!

秦瓒上课很“情绪化”,不高兴的话,一学期上不了几小时,如果认真起来,一学年不会少1分钟,而且上课一定先于同学而到。考试时,他一定坐在教室,手捧报纸,惟恐前面同学吃亏。他的课,判卷最低分为89分,因而绝无一人抄袭。

做他的学生该是挺荣幸的吧,在“60分万岁”的大学里,他竟从89分起评,幸福来得太过奢侈……

潘光旦在西南联大讲课时,每次走进教室,先从身上掏出一包香烟,抽出1支,问学生抽不抽,学生固然不抽,他便点燃那支烟,开始上课。闻一多也喜欢给学生递烟。抽完一根,念道:“痛饮酒,熟读《离骚》,方得为真名士!”然后开始上课。

放到现在,家长1反应,2人得“组团儿”下岗!

鲁迅上课比较直率随性。在讲林黛玉时,被学生问及喜不喜欢林黛玉时,回答说:“老实说,我不喜欢她。你们看,林mm整天愁眉苦脸,哭哭啼啼,小肚鸡肠,我可受不了啊。”

人都有锋利如刀与温润如雨的两面性,看对谁罢了!

上述这些是那个新旧交替时期的产物,不值得效仿,但我们的课堂的确需要一些更加个性化的东西,那是对循环往复的颠覆,是对千篇一律的反击,是为孩子寂寞青春里增添的1抹亮色,而且终将酵酿成他们一生的回想!

yindushwnyou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厂家

美国redviagra袋鼠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