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明星

川端康成仲夏的盛装

2019-11-09 15:19: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川端康成仲夏的盛装

熊女——是我讲给大家听的。

讲的是一个身上长着熊毛的姑娘的故事。

那还是8月份,大海的波涛声夹杂着秋虫啁啾的鸣叫。在镰仓的山庄住着许多从不光顾浅草那种下层娱乐场所的妇人们。木谷家遗孀的肩上还残留着从舞场上带回来的粉红色彩带。

当然,这个山庄里也常有与她们过着不同生活的女人被男人带来跳舞,但这样的女人无一例外都十分年轻。不过,她们差不多都不住宿过夜。

住在旅馆里的妇人们,总把那些跳完就走的,也就是那种浑身散发着人造丝气味的女人们看成是舞女。可若要她们说东京舞场的舞女与横滨本牧的舞女有什么区别,避暑山庄的妇人们可能谁也分辨不出来。

所以当她们听到我讲的故事,如同表示一种礼节似的皱起眉头,当然也就不足为奇了。熊女在浅草是供人猎奇的,就是俗称的“报应。”当她们听到熊女在浅草极受欢迎时,不由得又大吃一惊。

“其实她还是个大美人呢!”

“真讨厌!男人们。”

“美得就像神话里的仙女一般。世界上哪个民族没有人兽相恋的传说呀?要不就是男人莫名其妙,要不就是女人稀奇古怪——同野兽或半兽半人相恋的男人多呢,还是女人多?

我没有进行过这一传说的统计,当然不知道。不过,依我看来,再没有第二个女子是那个熊女的竞争对手了。这足以证明美貌的力量有多大。”

“她不是对付女人的选手,所有美貌女人不都是对付男人的选手吗?”

“别再争了!”插嘴的是一位最漂亮的小姐,

“您说那个熊女的上臂、脖子、背、胸部都长满了毛。像熊毛一样长长的,还带卷儿。那些毛也许是对美的一种惩罚吧。因为她太美了,神明惩罚了她。”

“您的看法非常有暗示性,充满了哲理!但您的意见显然是有缺陷的。第一、美丽的人并没受到惩罚——像你一样,又怎么说呢?”

“哎呀!可南先生从没有说我美如天仙呀!”

“小姐的美又是一种不同的美。”我才不会如此恭惟你的。

“也许是因为长了熊毛,所以没有长毛的地方就显得格外美丽。人们绝想不到没有毛的肌肤居然如此娇美无比。这大概是因为经常吃活蛇的缘故吧。”

“吃活蛇?——你亲眼看见过吗?”

“她的围裙沾满了鲜血,她用嘴咬蛇呢!”

“也许她真是我们的选手呢。女人为了美,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如果熊女再有名一点,女人岂不都要吃蛇了。——这就是南先生的高见吧。”

“每天她都能收到两三封年轻学生寄来的情书。不只是浪漫的年轻学生,据说赞美她的还有画家、电影演员、公司职员等。

她每天早上穿着中式服装走进小屋。因为中国的旗袍是立领,加上长发一直披到肩上,颈毛全都被遮掩起来了。她这样一打扮,完全是个美貌无比的少女。而且,听说熊女还有近2万圆的积蓄呢。”

“那可是个不错的新娘。”

“她还说希望中学生们寄去情书都用往返明信片。”

“带回信邮资的情书——她不会是把那些邮票积攒起来作为存款的吧。情书用往返明信片寄,这是个好主意。”

聊到这儿,关于熊女的话题也就告了一个段落。

但是,只有木谷家的遗孀没有笑。因为她的丈夫,也曾经说过希望得到附有回信邮资的病中慰问信。

——你是会取笑呢?还是会生气呢?

木谷可就是这么说的。这是木谷夫人给我的信的第一句话。我至今也不曾忘记。

那还是两个月前木谷还在世的时候。

她的信就是这么开头的——‘你是会取笑呢?还是会生气呢?’木谷可就是这么说的。

“南君也是个糊涂虫。他为什么不给我寄往返明信片呢?或是在慰问信里附上邮票也行呀!写一封回信,买信封和信纸的钱差不多可以买两盒牛奶呢!”

木谷一边这样说,一边大声笑着呢!

“不过,无论如何,我还是要给南君写信的。我想请他做遗言的见证人。”

可所谓遗言就是那些我每天都听厌了的话。

你见到木谷时,也许你会很吃惊,怀疑他是否已经发狂了。希望你能事先心理有所准备。——木谷所谓的遗言(不,纵然我不愿相信那个不祥的词语)就是,当他去世之后,一定要让我盛装打扮。

你也知道,我根本没有什么衣裳和化妆品。

所以,木谷现在最想要的慰问品不是蛋糕、也不是水果,而是新出版的妇女杂志。你明白吗?木谷说要从妇女杂志的封面插图、报道、广告上给我选定服饰。

等他死后,一定要让我穿上最华丽的衣服、戴发饰、拿阳伞——一听到病人说这些话,我就忍不住地哭。这倒不是高兴,也不是悲伤——而是有一种强烈的被欺负作践的感觉。

也许木谷对我还不十分中意吧。

即使他还没疯,神经也一定是出了毛病。无论如何,请你务必来一趟,希望你能来解开这个不可思议的遗言之谜。

“谜?——那位美丽的木谷夫人说这是一个谜。”我看完信一边自言自语道。

这封信是估计我一定会去才写的。

可是,我和木谷关系亲密到该去听他遗言的程度吗?我不过是熟悉他夫人婚前做姑娘时的事罢了。忽然,我的眼前浮现出身着盛装的木谷夫人的样子。可真美啊,当然那还是当姑娘家时的她。

我好像突然撞上了什么冰冷的东西似的惊觉起来。

“莫非木谷的遗言真是我应该去听的?”

因为我也曾是木谷夫人——琉璃子的求婚者之一。而且她在做姑娘时也一定感觉到了这一点。况且,当初想和她结婚的男人们中,至今尚未结婚的大概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吧。

(篇幅较长,全文见发于微信公号文学家)

viagra读

常州西地那非原料

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