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明星

4年亏损1500亿王兴的野心10年追上阿里腾讯

2019-11-09 15:54: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4年亏损1500亿王兴的野心10年追上阿里腾讯

在中国创业者中,王兴是负面评价较少的人之一,创业失败多次,终究创办美团,被称之为“九败一胜”。

目前,美团外卖市场份额占比高达64%,外卖是美团的核心业务,虽然占比很多,但是美团的整体业务还处于亏损中,有媒体统计,4年亏损1500亿。看到这个数字很多人会很惊讶,美团为什么会亏损这么多,实际上,如果是别的掌舵人,也不会亏损如此之多,王兴掌舵下的美团一直处于扩大中,只出不进,口子愈来愈大。

王兴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未来5-10年,要遇上腾讯阿里,公司价值到达1万亿美元,能不能实现?

作者/张吉龙 编辑/安心

来源/全天候科技(ID:iawtmt)

创业见闻(ID:chuangribao)授权转载

原标题为:王兴的“秘密武器”

美团创始人王兴出生于1979,今年恰好40岁,《彭博商业周刊》形容他“身材瘦小,戴着钢圈眼镜,留着寸头”。

但是,看起来瘦弱的王兴从小就不好惹。男孩子小时候通常是通过打架来确认孩子王,王兴表示自己“小时候非常瘦弱,但战斗力很强”。

长大以后,商场变成了战场,王兴也曾在其中屡败屡战。创业15年以来,他前6年的创业项目都以失败告终,2010年美团网上线,王兴头上的“连续失败者”的帽子才最终摘掉。

在王兴的带领下,美团从团购起家,这家犹如章鱼一样的公司,把触手逐步延伸到外卖、酒旅、打车等各个领域,看起来并无边界。有人认为,“在国内,如果非要寻觅美团点评的对标公司,应该是饿了么+携程+滴滴+N”。

在强敌如云的情况下,美团的战斗力却越发强悍,以外卖为例,即便是面对阿里全力扶持的饿了么,美团仍然不甘示弱。DCCI发布的2019年《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目前美团外卖、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4.1%、25%和8.7%。

4年亏损1500亿王兴的野心10年追上阿里腾讯

另外在电影领域,美团旗下的猫眼电影也做到了行业第一。酒旅业务上,美团在财报中表露国内酒店预订间夜量由2017年的2.05亿增至2018年的2.84亿,同比增长38.5%,依照业内人士的料想,这个数据也超过了业内龙头携程。

美团越强,人们对王兴的好奇心也越重,毕竟谁都想知道,从连续失败者到TMD小巨头之一的掌门人,王兴到底是怎样炼成的?

1

24点的王兴

在互联网圈子里,勤奋是创业成功的必备素质之一,王兴也不例外。

在美团创业的第一年,王兴每周的工作时间到达了一百多个小时。那时候,王兴连下楼剃头都顾不上,他的楼下本来有家理发店,剪发需要一个小时,为了赶时间,他买来电动理发器,让太太给自己剃了光头,只花了 20 分钟。

在千团大战最激烈的时候,王兴压力非常大,对手疯狂挖人,为了稳定团队,王兴常常连夜出差安抚团队。美团第10号员工、水滴筹创始人沈鹏曾提到,人人网筹建糯米时曾经找过他,开出了解决北京户口+年薪35 万元的条件,沈鹏当时非常动心。王兴知道后,在周六晚上冒着大雨跑到沈鹏家里去挽留。

美团步入正轨以后,王兴仍然保持着勤奋的工作习惯,常常和团队一起工作到深夜。

2012年的一个周五,王兴和团队开会到晚上12点,讨论接近尾声时,需要有人整理会议记录,触及流程图的部分需要用visio画,王兴就问一名年轻同事会用visio吗,这位员工毫不犹豫地说“我可以学”,王兴对此非常感慨,特地发了一条微博。

但是外界通过这条微博get到的重点信息却是王兴加班到夜里12点的勤奋。

4年亏损1500亿王兴的野心10年追上阿里腾讯

工作到深夜几乎是王兴的日常。《九败一胜 : 美团创始人王兴创业十年》的作者李志刚曾提到,在猫眼电影孵化早期,猫眼电影负责人徐梧深夜12点向王兴汇报工作。

在投资人中,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也常常和王兴在深夜通过电话或微信讨论业务。

听说美团很多的关键时刻都是王兴在深夜完成的。

2015年,团购行业“百团大战”行将接近尾声,但是作为行业的老大和老2,美团和大众点评分别在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支持下“血战”正酣,双方针尖对麦芒,在酒店预订、餐饮,电影、婚庆等领域白热化竞争,两家的地推团队也经常“擦枪走火”。

为了竞争,双方都投入巨量资金,压力颇大。2015年9月的一个周末,王兴在香港约请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一起吃饭,双方饮酒喝到清晨4点,终究谈判成功同意合并,达成一桩估值超过150亿美元的交易。一个月后,美团和大众点评联合发布声明,正式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已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

另外一件对美团意义重大的交易也是发生在晚上。2018年4月3日晚上,摩拜单车召开股东大会,在晚上11点投票通过美团点评以27亿美元估值拿下摩拜单车的计划。

王兴也在等待这个结果,在凌晨,他在饭否网发信息称,“摩拜是少有的真正的中国原创,是难得的有设计感的品牌,有着巨大的社会价值,将和美团一起开创更光辉的未来。”

乃至在美团上市后,王兴还常常把面试安排在晚上。比如,2019年4月19日的晚上11点,王兴还在饭否上发文说,“动身。好久没这么晚去面试了。”

作为王兴在美团之前的一个创业项目,饭否曾经是中国大陆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务的网站,人称“微博鼻祖”。2009年7月,饭否被关闭,2010年又被重新开放,但是,此时王兴已将精力聚焦在美团上了。

不过王兴并没有放弃饭否,在饭否上,他几乎每天都发布动态,这里几近成了他思考问题、表达自我,乃至与自己对话的空间,也成为外界了解王兴的一个窗口。

2017年12月,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与美团王兴共同举行的“东兴”饭局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作为当时的主角之一,王兴在饭否上写道,自己是大半夜才赶到乌镇会场的。

2

读书和思考的习惯

对创业者而言,勤奋是一个标配,但不是所有创业者都爱读书、爱思考。

王健林和马云曾经作客央视的《对话》节目,主持人陈伟鸿问马云,“还读书吗?”马云说,自己很久没读书了。“很多人批评我和马化腾没有文化,由于我和马化腾的办公室从来不放书。”马云说。

王兴的父亲是福建龙岩市一家水泥厂的大股东,他喜欢读书,鼓励儿女博学多才。

王兴说,在读大学之前,他没有离开过福建,去美国读书之前没有出过国,而他获取知识的途径就是读书,“家里的书,学校的书,图书馆的书,同学们借的书,爸爸、奶奶定的报纸、杂志让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

据说王兴有3个Kindle,家中还有一面墙的书架。他曾对王慧文说,自己已看了其中一半的书。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兴还提到,他时刻都处在适度焦虑中,而看书是一个很好的缓解焦虑的办法。王兴自己非常喜欢看历史书,比如《人类简史》,“看到生命、人类的出现,你会觉得在这么长的时间维度里你碰到的所有事情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王兴拥有极强的耐心和好奇心,对世界有着强烈的探索欲。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曾谈到了一个案例,美团刚成立时,极客公园对王兴做了一个采访。当时记者背了一个新款的背包,王兴充满好奇地花了两三分钟把背包的各种功能和设计研究了1遍,以后才坐下来接受采访。

王兴说,自己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他曾玩过一个叫《文明》的游戏,发现MMORpG里的玩家分为四类,一个是探索型,一个是成绩型,一个是毁灭型,一个是社交型。他总结说,自己是探索型的玩家。

在互联网大佬中,王兴也以善于思考著称。

1997年,王兴刚考入清华大学的时候,有人组织同乡会聚餐,按照惯例,除一起吃饭,还有个例行的节目是新生向老生发问题,而且必须回答。因而王兴非常严肃地问他们,你们认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让所有人呆住了,最后王兴的姐姐告诉他,“这个问题应该边走边想”。

多年以后,王兴回想认为,这个问题对他启发很大,“可能你直到最后终点才会看到答案的东西,从这个角度,就我个人而言,这是一个探索的进程。”

“王兴甚么最强?思考能力最强。王兴最爱干什么?思考。”被誉为“中关村第一才女”的梁宁这样评价王兴,本日资本创始人徐新也评价王兴是一台深度学习的机器。

王兴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多数人为了回避真正的思考愿意做任何事情。”明显王兴认为自己是少数人。王兴常说,为了履行上的懒惰,愿意做战略上的任何勤奋。

王兴的思考的目标不仅仅是人生这样的宏大命题,也包括指点自己的创业。实际上美团的出现就是王兴思考的产物。

2010年,在饭否被关闭之后,再一次创业的王兴开始寻找新的创业方向,为此他总结出了“四纵三横论”,“4纵”指互联网用户需求的发展方向,取得信息、沟通互动、文娱和商务;“3横”是指,搜索、社会化网络、移动互联网等互联网技术变革的方向。王兴认为,每个纵横的交叉点都会爆发出巨大的机会,

经过认真分析,王兴选择了移动互联网与商务的交差点,开始做团购。

而美团进军打车一样是王兴思考之后的结论。

王兴后来提到,他决定进军打车是是遭到一本名为《资源革命》的书影响,“这本书让我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我们过去几年做美团网以及看互联网的很多事情。”

“一辆车生产出来后, 95% 的时间被放在那里,只有 5% 在行驶,这 5% 里面再细分,只有 2.5% 是正常速度驾驶的,另外 0.8% 是在找停车位,还有0.5% 是堵在路上。”王兴认为,他做打车的业务是出于资源使用效率的考虑。如果这些汽车能够被使用起来,将会创造很大的价值,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层面能够改变车的使用模式,减少对资源的消耗。

由于业务扩大迅速,边界不断的增加,王兴也不断改变美团的架构,迄今为止已改变过五次。可以看出,随着边界的扩大,美团机构调整的速度变得愈来愈快。

至于外界对美团业务边界在争辩,王兴并不是很关心,他曾提到,对于边界和竞争,有一本名为《有限与无穷的游戏》的书对他很有影响。书中写到,“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穷游戏却是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

在这本书的最后,王兴发现作者其实给出了一个答案,“实际上只有一个无穷游戏,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与之相比,其他的边界并不是那末重要。”

对他而言,这本书的启发就是,业务竞争没有甚么真正的结局,“终局本来是下棋的术语,可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棋盘还在不断扩大。”

3

价值1万亿美元的耐心

王兴也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美团上线9年后,美团一直没有实现盈利,而且亏损还在加大。

财报显示,2018年2018年美团实现营业收入652.3亿元人民币,在排除优先股等特殊会计处理后,经调剂的亏损净额为85.2亿元。不完全统计,仅过去四年里,美团合计亏掉了1508亿元,调整会计准则后,这个数字依然高达227亿元。

面对长时间的亏损,王兴其实不着急,相反美团在还在新的领域烧钱。

在出行领域,美团一方面投入重金和滴滴进行打车和外卖大战,另一方面还以28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摩拜单车这个烧钱大户。带来的后果是2018年摩拜和网约车业务给美团新增了81亿元总成本,单是摩拜,就为美团带来了45.5亿元亏损。

“如果不开辟新业务,我们可以在一年之后范围盈利”。王兴表示,短期盈利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标是亚马逊,为此美团有长时间亏损的耐心。

耐心曾经让美团赢得了团购的战争,在对手烧钱的时候,美团稳扎稳打,等到熬死了所有的对手。王兴自己也承认:“确切团购的事情不是我们打赢的,不是我们打倒了对手,是他们自己绊倒的。”

而现在的美团各个业务的机会很大,面临的对手也比那个时候强大的多,滴滴、携程、阿里都是各自领域实力雄厚的龙头老大。

以阿里为例,王兴认为,美团和阿里的竞争会长时间存在,“AT(阿里、腾讯)还会比现在大很多,它们会繁华很长时间。”

不过他认为美团有机会成为和A、T一个量级的公司,“由于我们创造的价值足够多,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

但条件是,美团需要足够多的时间,最少5到十年。

美团在一级市场吸纳进来的投资者对于王兴也相当宽容。

在2018年,《 吴晓波频道 》推出的一个专题节目“十年2十人”中,吴晓波问沈南鹏,哪一个是你做梦都会想到的投资案例,沈南鹏的答案是美团。他说,“我们所谈论的是吃、行,和所有生活服务,这是一个规模达1万亿美元的市场。如果你是市场主导者,无疑价值巨大。”

但相比之下,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更加现实和没有耐心。美团登陆港股以来,股价延续走低;有耐心的王兴需要设法给二级市场以延续的信心。

美国伟哥多少钱

希爱力和万艾可的副作用相同吗

『伟哥』可能预防DOX化疗诱发的心肌病

枸橼酸西地那非生产厂家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